最新动向
为你介绍义顺的活动和好去处,并讨论你关心的课题。
最新动向
为你介绍义顺的活动和好去处,并讨论你关心的课题。

‘’一带一路’倡议:效果与影响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 于 2017 年亚洲经济论坛:“‘一带一路’倡议:效果与影响”开幕辞的英语演讲全文(译本) 日期:2017 年 8 月 28 日 地点: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 世界银行基础设施与城市发展中心代主任兼营运顾问 Fatouma Toure Ibrahima 女士 新加坡国立大学候任校长兼教务长 陈永财教授 樟宜机场集团主席兼盛裕控股集团主席 廖文良教授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 马凯硕教授 新加坡国立大学亚洲竞争力研究所所长 陈企业副教授 女士们、先生们 1. 大家早上好。 I. 开场介绍 2. 在此感谢世界银行及亚洲竞争力研究所举办这场论坛,并邀请我发表演讲。今年 6 月,陈企业副教授向我发出邀请,我也应邀出席。 3. 我将就“一带一路”倡议可能带来的影响,提出一些个人看法: (1) 首先,我将以地缘政治的大趋势为背景,提出看法,这个大趋势的其中 一个结果就是“一带一路”; (2) 其次,我将阐述“一带一路”的历史前沿,以及这段历史前沿对现今社会的影响; (3) 其三,我将例举一些我认为可能会加快“一带一路”的影响力,以及改变地缘政治大趋势的国际局势。 4. 接着,我会列出我认为“一带一路”可能对(1)世界经济、(2)安全架构及(3)地缘政治方面带来的影响。 II. (1)地缘政治趋势 5. 我们先来探讨地缘政治的大趋势。为什么要探讨大趋势呢?因为“一带一路”倡议就是因为这些大趋势而形成的,它也会给大趋势带来影响。 6. 这些趋势是什么?简单来说,这些地缘政治大趋势都是众所周知的。 7. 第一个趋势是中国的崛起。如果以绝对值而言,中国很可能是全球最大经济体。尽管以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计算的话,中国的确还没达到最大经济体的规模,但这是迟早的事。无论在技术或军事方面,中国将在未来的 20 到 30....

[ 详细 ]

欧思礼路到底在吵什么?

很多居民告诉我,这样一吵,对新加坡和李光耀先生的名声都不好。他们问我,这件事到底在吵什么?为什么不可以平静地解决? 他们尤其想问,一些基本的事实,为什么不能完整真实地告诉新加坡人?例如在李光耀纪念展上,李显扬先生和李玮玲医生限制只能展出“拆屋条文”的前半段,却不肯展出承认房子可能保留的后半段。文物局为什么答应这样的条件?这是否是有意误导新加坡人? 另一个例子,是最后遗嘱是谁写的这件事。李显扬先生说是柯金梨写的,但柯金梨否认。而他们的电邮显示,他的太太林学芬有份撰写。那李显扬为什么要否认呢?想必无论如何,李光耀先生一定不想他混淆事实。 另外一个问题是,李显扬先生说,他不想保存房子,也不想再发展成公寓。而张志贤副总理也说,他本身不支持两个极端的解决方案,即完全保存并开放,以及重新发展成私人大楼。似乎两人的看法相近,那为什么李显扬先生还要闹得满城风雨?他大可以跟总理一样,给部长委员会做出法定声明,让部长委员会决定。他为什么宁愿破坏家庭和国家的名声,也不愿意这么做呢? 李显扬先生和李玮玲医生的目的,到底是尊重父亲的意愿,还是另有用心?他们在一开始的声明中就说,对总理的领导没有信心。这是否意味着,他们要闹到总理下台为止?房子也许只是一个借口?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肯定违背了李资政生前的意愿,也违背了新加坡人的民主权利。 李资政曾说,他给孩子们读华校,是要他们学习传统价值观。如果他还在世,看到手足反目、国家出丑,一定很痛心。所以我吁请李显扬先生,如果他真的想尽孝道的话,有什么问题可以私下解决,不要再伤害父亲最爱的新加坡了。毕竟,解铃还需系铃人,谢谢。

[ 详细 ]

坚强单亲妈带大癌女

2017年5月23日的《新明日报》,报道了一名哥本峇鲁居民唐芝嫣的感人故事。 唐芝嫣20岁那年,就与19岁的丈夫早婚,生下一男一女。 年轻夫妻的生活原本就很艰难,怎料女儿6岁那年,申诉头晕,发现患上脑癌。因为脑癌,女儿失去了右眼的视力,也时不时发羊癫。三年后,女儿的脑癌再复发,她和丈夫只好卖掉房子,偿还部分医药费。 女儿手术后,脑出血中风,瘫痪了七个月。这段期间,唐芝嫣不能工作,却因此和丈夫为了家中财务问题吵架,最终以离婚收场。 她说,她一个人要照顾两个孩子,又没有收入,差一点想要带着儿女跳楼。幸好她的房客劝她,说她没有权利带走儿女的性命,她才醒过来。 之后,她振作起来,当上诊所助理。这份工作让她下午有时间回家照顾孩子。她也拿了政府的津贴,提升自己的技能。现在,她的儿女都已长大,她也总算熬过来了。 分享经历鼓励其他单亲妈 唐芝嫣也出席了哥本峇鲁关怀计划活动,分享经历,鼓励其他单亲妈妈。 议员郭献川(义顺集选区)说:“我在当基层义工的时候,就发现许多低收入家庭的困难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尤其是有小孩的家庭,小孩的营养、教育等,都不如一般小康家庭,让贫穷变得“世袭”。听说,他们甚至有人因为买不起奶粉,而给婴儿喝豆奶。 不过,社工们的时间有限,无法一步步陪伴他们打破这个恶性循环。 因此,我请哥本峇鲁的基层义工在去年5月,找来一些有年幼小孩的低收入家庭,教他们财务管理、营养烹饪,帮他们的小孩找优质的托管和补习等等。(由于有善心人士赞助,他们无需多付补习费。)我们发现,最重要的其实是来自义工和其他受益人的聆听和鼓励。我们也找来唐芝嫣和他们分享,她的故事鼓励他们和她一样,勇敢地走下去。 经过近一年,第一批受益人已上了轨道。哥本峇鲁基层义工们正在走访区内所有的租赁组屋住户,寻找下一批的受益人。下一轮的哥本峇鲁关怀计划希望能帮助更多人,并提供更多方面的帮助,如辅导、儿童足球队等,让哥本峇鲁的每个孩童都有光明的未来。”

[ 详细 ]

儒家思想与今日新加坡

郭献川 义顺集选区议员 刊于2017年5月23日的《联合早报》交流站   我从政后常被问:“这个问题政府要怎么解决?”纵观国人的言论,我发现就算是批评政府的,也很少看到欧美常见的“政府不该过于干涉”思想,反之却经常看到人们说,政府该多加帮忙。 因此我开始深思,新加坡为什么时常有这样的反应?我的结论是,建国的时候,为了凝聚大家的能力,都是以政府为主、政府为先的方法来治理国家。所以到了现在,新加坡人遇到问题的第一反应,还是要政府去想办法。 这在我们建国的头几十年,帮助我们快速取得全世界称羡的成绩。但是在接下来的几十年,这是否仍然适合我国?我们已经开始看到,在很多课题上,我们无法像以前一样,政府一句话就能带动大家往同个方向走。 那我们该如何在人民之间建立共识呢?中华文化对于这个问题已经有几千年的实验、思索与沉淀,所以我开始从中寻找答案。 曾在哈佛大学和北京大学任教的杜维明教授对于儒家思想曾说:“政治化的儒家就是国家权力高于社会;政治高于经济;官僚政治高于个人的创造性。这种形式的儒学,作为一种政治意识形态,必须加以彻底批判,才能解放一个国家的活力。另一面是儒家个人的伦理,它注重自我约束,超越自我中心,积极参与集体的福利、教育、个人的进步,工作伦理和个人的努力。所有这些价值,对新加坡的成功是至关重要的。” 政治化的儒家,正是我国头几十年的写照。而个人层面的儒家思想,可能正是我们现在需要的思想。 打个比方,针对人口老化的问题,很多人会认为,人口老化要建更多养老院、请更多看护、医药开支会增加多少,归根究底就是一个字——钱。可是,西方学术界已经认识到,一个社会的价值观会直接影响许多政策的成果,甚至为此开辟了行为经济学和文化经济学等研究方向。 我国面对这个问题的方法,包括颁布赡养父母法令,这已经反映了我们的传统文化。进一步思考,儒家思想崇尚“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而国人普遍对于收碗碟和收纸皮阿婆的怜惜之情,显示这个精神仍然影响着我们。社会该如何凝聚这种力量,帮助我国应付人口老化的挑战呢? 这只是其中一个例子,相信如果有更多人从这个角度去思考,将能产生更多有建设性的见解,所以希望我国华社能推动对这方面的反思与辩论。 当然,新加坡是个多元文化的社会,文化不只受儒家思想影响。不过在中国历史上,儒家思想也曾与其他思想共存,包括跟文化背景非常不同的佛家相互刺激,最终再次达到儒释道三方平衡。因此,我相信儒家思想能够在与其他种族文化共存的前提下,帮助我国适应新的时代。

[ 详细 ]

以笔画心–谈书画、人生与文化

义顺集选区国会议员郭献川庆祝新加坡江苏理事会合作成立十周年—新中书法交流展致词稿 台上台下的嘉宾,女士们先生们,下午好。 我们今天来谈书法。 书法起源于文字, 而文字里包含我们的想法,我们的心境。 所谓“以笔画心” 书法风格可看出一个人的性格和修养。 写的诗词可看出一个人的内涵和人生观。 我不是书法家,但在场有许多文化和艺术界的朋友, 我也希望能跟大家分享我对书法的看法和喜爱。 我敬佩唐代书法。欧阳询的楷书, 写得是一丝不苟,可说是基本工的巅峰。张旭的狂草完全是奔放的, 可说是奔放派的最高峰。两个不同的美学能在唐代大放异彩,这是我为什么这么喜欢唐代书法。 我喜爱宋代诗词,尤其是苏轼的诗词。大家都知道苏轼是位非常有才华的诗人,而且少年得志。 但他政治路途走得很艰辛, 而被放逐了三次。 他经历过动荡的一生后,写出又优美又超越世俗的诗词。让我跟大家分享两个例子。 第一。有一次苏轼到了赤壁,想象这幽静的长江岸竟然见证过三国有名的火烧赤壁之战。 他在《念奴娇》 写着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但苏轼最后却感慨, “人间如梦” 。 苏轼深深的体会到,就算是历史伟人,最后也会被时间淡忘, 如船过水无痕。 正因为如此,苏轼才能淡定地面对自己坎坷的一身,保持他对人生的乐观和热忱。 第二。当苏轼面对人生一无所有的时刻,他竟能拿着沙滩里的一块石头,从中看到自然的优美。 在《文登石》 苏轼写着 “我携此石归,袖中有东海” 对我来说, 苏轼很有庄子的领悟, 有如庄子名言“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而我觉得苏轼之所以能在当代广为留传,是因为他的经历,他的体悟,他的价值观。 苏轼在当时王安石和司马光变法的政治极端与矛盾间用自己“以民为本”的原则为立足点, 而名垂青史。 我今天也想跟大家分享我对文化交流的看法。 两国的思想与文化交流, 往往能为各国注入新的动力。 就有如唐朝西进后,唐代的艺术注入塞外的文化元素,而把中华文化推到另一高峰。 如果我们到新加坡国家美术馆走一趟, 也会发现到新加坡现代和近代的美术史背后的动力有一部分也是新中文化艺术的交流。例如徐悲鸿和吴冠中在新加坡和在东南亚的作品,就充分地体现他们中西结合的艺术风格。 新加坡著名的南洋画风的画家 -陈文希,陈宗瑞,刘抗,钟泗宾等-也结合了上海和巴黎学派的画风,来描绘东南亚的场景。 就连新加坡著名的近代抽象表现主义画家,陈克湛也结合了岭南、上海与巴黎学派。 最后, 我希望今天的展览能延续新中两国思想与文化交流,带给大家新的火花。谢谢。

[ 详细 ]

议员背后的智囊团

来源:联合早报 在国会2016年所通过的34个法案中,新议员黄国光大部分都有参加辩论。不管是技术性的布雷顿森林(Bretton Woods)协定(修正)法案,还是相对“大众化”的妇女宪章(修正)法案,黄国光都提出了看法和疑问。国会在为一些“冷僻”的法案,如防火法案进行二读时,他甚至是唯一发问的后座议员。 黄国光也是非政府组织关爱动物研究协会的执行理事长,他之所以能够这么积极参与制定法令的过程,不是因为他神通广大、“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而是因为他背后有个强大的“智囊团”。 这个智囊团由30名义工组成,来自各行各业,包括律师等专业人士、商人、学生,以及活跃于社区和基层者。他们的年龄介于20岁和40岁,兴趣多元,从保护野生动物到为难民争取权益不等。 智囊团团员鲜少会面,而是透过电邮和WhatsApp等应用沟通,不仅为黄国光在国会质询课题方面提出看法,也成为这名义顺集选区议员在参加法案辩论时的重要军师,向他提出论点和疑问。 黄国光说:“他们有的是活跃于公民社会的人,有的是我到大学参加对话会时,让我留下深刻印象者。不论是前者或后者,我都邀请他们加入我的团队。” 他一般会在法案提出一读后,就征求智囊团的反馈和意见,再决定如何把一些个人的观察和经验融入众多意见中。 在2016年最后一场国会会议上参加儿童发展共同储蓄(修正)法案的辩论时,他提及过世的父亲如何辛勤地工作养家,却因此没有多少时间陪伴家人,一度哽咽。 他向记者追述这段经历时,依然感触良多。“作为议员就不应该只正视特定课题,我会继续提出各种观点和疑问。” 与大部分国会议员一样,黄国光也雇用了一名国会助理(legislative assistant)。这名国会助理是他智囊团中的灵魂人物,为各种议题进行研究,也动员其他团员这么做,协助黄国光提出更扎实的论点。 当选议员可雇用国会助理 由于非全职议员不像担任政治职务者般,有公务员为他们做研究,国会自1989年7月开始,准许每名当选的后座议员领取雇用国会助理的津贴。该津贴当年是500元,现在已调升至1300元。 目前的国会助理中有全职人员,也有像黄国光国会助理般的半职人员。 受访议员说,国会助理主要协助搜集资料,包括查出过去是否有人针对类似课题提出看法,部长们当时如何回应。至于演讲词,他们通常亲力亲为。

[ 详细 ]

明星部长为慈母筹款

王强女士已经85高龄,不过由于儿子中风无法自理,她每天还是得照顾他,扶他走路,帮他冲凉,甚至喂他吃饭。虽然辛苦,王女士却无怨无悔,唯有担心一家的生活费和医药费。 新传媒的慈善节目《爱心72小时》,就找来艺人黄俊雄和权怡凤,组织了足球嘉年华为他们筹款。新传媒明星足球队和林东海带领的前国脚足球队,都前来助阵。 由于嘉年华在义顺新的室内足球场举行,尚穆根部长前去为他们打气,不少义顺居民也到慈善义卖去消费。 义顺基层领袖也慷慨解囊,当天总共筹得3万2085元为王女士解忧。 想观看这集节目,可点击以下链接: http://video.toggle.sg/en/series/hearts-and-hugs/ep10/463656

[ 详细 ]

‘’一带一路’倡议:效果与影响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 于 2017 年亚洲经济论坛:“‘一带一路’倡议:效果与影响”开幕辞的英语演讲全文(译本) 日期:2017 年 8 月 28 日 地点: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 世界银行基础设施与城市发展中心代主任兼营运顾问 Fatouma Toure Ibrahima 女士 新加坡国立大学候任校长兼教务长 陈永财教授 樟宜机场集团主席兼盛裕控股集团主席 廖文良教授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 马凯硕教授 新加坡国立大学亚洲竞争力研究所所长 陈企业副教授 女士们、先生们 1. 大家早上好。 I. 开场介绍 2. 在此感谢世界银行及亚洲竞争力研究所举办这场论坛,并邀请我发表演讲。今年 6 月,陈企业副教授向我发出邀请,我也应邀出席。 3. 我将就“一带一路”倡议可能带来的影响,提出一些个人看法: (1) 首先,我将以地缘政治的大趋势为背景,提出看法,这个大趋势的其中 一个结果就是“一带一路”; (2) 其次,我将阐述“一带一路”的历史前沿,以及这段历史前沿对现今社会的影响; (3) 其三,我将例举一些我认为可能会加快“一带一路”的影响力,以及改变地缘政治大趋势的国际局势。 4. 接着,我会列出我认为“一带一路”可能对(1)世界经济、(2)安全架构及(3)地缘政治方面带来的影响。 II. (1)地缘政治趋势 5. 我们先来探讨地缘政治的大趋势。为什么要探讨大趋势呢?因为“一带一路”倡议就是因为这些大趋势而形成的,它也会给大趋势带来影响。 6. 这些趋势是什么?简单来说,这些地缘政治大趋势都是众所周知的。 7. 第一个趋势是中国的崛起。如果以绝对值而言,中国很可能是全球最大经济体。尽管以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计算的话,中国的确还没达到最大经济体的规模,但这是迟早的事。无论在技术或军事方面,中国将在未来的 20 到 30....

[ 详细 ]

欧思礼路到底在吵什么?

很多居民告诉我,这样一吵,对新加坡和李光耀先生的名声都不好。他们问我,这件事到底在吵什么?为什么不可以平静地解决? 他们尤其想问,一些基本的事实,为什么不能完整真实地告诉新加坡人?例如在李光耀纪念展上,李显扬先生和李玮玲医生限制只能展出“拆屋条文”的前半段,却不肯展出承认房子可能保留的后半段。文物局为什么答应这样的条件?这是否是有意误导新加坡人? 另一个例子,是最后遗嘱是谁写的这件事。李显扬先生说是柯金梨写的,但柯金梨否认。而他们的电邮显示,他的太太林学芬有份撰写。那李显扬为什么要否认呢?想必无论如何,李光耀先生一定不想他混淆事实。 另外一个问题是,李显扬先生说,他不想保存房子,也不想再发展成公寓。而张志贤副总理也说,他本身不支持两个极端的解决方案,即完全保存并开放,以及重新发展成私人大楼。似乎两人的看法相近,那为什么李显扬先生还要闹得满城风雨?他大可以跟总理一样,给部长委员会做出法定声明,让部长委员会决定。他为什么宁愿破坏家庭和国家的名声,也不愿意这么做呢? 李显扬先生和李玮玲医生的目的,到底是尊重父亲的意愿,还是另有用心?他们在一开始的声明中就说,对总理的领导没有信心。这是否意味着,他们要闹到总理下台为止?房子也许只是一个借口?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肯定违背了李资政生前的意愿,也违背了新加坡人的民主权利。 李资政曾说,他给孩子们读华校,是要他们学习传统价值观。如果他还在世,看到手足反目、国家出丑,一定很痛心。所以我吁请李显扬先生,如果他真的想尽孝道的话,有什么问题可以私下解决,不要再伤害父亲最爱的新加坡了。毕竟,解铃还需系铃人,谢谢。

[ 详细 ]

坚强单亲妈带大癌女

2017年5月23日的《新明日报》,报道了一名哥本峇鲁居民唐芝嫣的感人故事。 唐芝嫣20岁那年,就与19岁的丈夫早婚,生下一男一女。 年轻夫妻的生活原本就很艰难,怎料女儿6岁那年,申诉头晕,发现患上脑癌。因为脑癌,女儿失去了右眼的视力,也时不时发羊癫。三年后,女儿的脑癌再复发,她和丈夫只好卖掉房子,偿还部分医药费。 女儿手术后,脑出血中风,瘫痪了七个月。这段期间,唐芝嫣不能工作,却因此和丈夫为了家中财务问题吵架,最终以离婚收场。 她说,她一个人要照顾两个孩子,又没有收入,差一点想要带着儿女跳楼。幸好她的房客劝她,说她没有权利带走儿女的性命,她才醒过来。 之后,她振作起来,当上诊所助理。这份工作让她下午有时间回家照顾孩子。她也拿了政府的津贴,提升自己的技能。现在,她的儿女都已长大,她也总算熬过来了。 分享经历鼓励其他单亲妈 唐芝嫣也出席了哥本峇鲁关怀计划活动,分享经历,鼓励其他单亲妈妈。 议员郭献川(义顺集选区)说:“我在当基层义工的时候,就发现许多低收入家庭的困难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尤其是有小孩的家庭,小孩的营养、教育等,都不如一般小康家庭,让贫穷变得“世袭”。听说,他们甚至有人因为买不起奶粉,而给婴儿喝豆奶。 不过,社工们的时间有限,无法一步步陪伴他们打破这个恶性循环。 因此,我请哥本峇鲁的基层义工在去年5月,找来一些有年幼小孩的低收入家庭,教他们财务管理、营养烹饪,帮他们的小孩找优质的托管和补习等等。(由于有善心人士赞助,他们无需多付补习费。)我们发现,最重要的其实是来自义工和其他受益人的聆听和鼓励。我们也找来唐芝嫣和他们分享,她的故事鼓励他们和她一样,勇敢地走下去。 经过近一年,第一批受益人已上了轨道。哥本峇鲁基层义工们正在走访区内所有的租赁组屋住户,寻找下一批的受益人。下一轮的哥本峇鲁关怀计划希望能帮助更多人,并提供更多方面的帮助,如辅导、儿童足球队等,让哥本峇鲁的每个孩童都有光明的未来。”

[ 详细 ]

儒家思想与今日新加坡

郭献川 义顺集选区议员 刊于2017年5月23日的《联合早报》交流站   我从政后常被问:“这个问题政府要怎么解决?”纵观国人的言论,我发现就算是批评政府的,也很少看到欧美常见的“政府不该过于干涉”思想,反之却经常看到人们说,政府该多加帮忙。 因此我开始深思,新加坡为什么时常有这样的反应?我的结论是,建国的时候,为了凝聚大家的能力,都是以政府为主、政府为先的方法来治理国家。所以到了现在,新加坡人遇到问题的第一反应,还是要政府去想办法。 这在我们建国的头几十年,帮助我们快速取得全世界称羡的成绩。但是在接下来的几十年,这是否仍然适合我国?我们已经开始看到,在很多课题上,我们无法像以前一样,政府一句话就能带动大家往同个方向走。 那我们该如何在人民之间建立共识呢?中华文化对于这个问题已经有几千年的实验、思索与沉淀,所以我开始从中寻找答案。 曾在哈佛大学和北京大学任教的杜维明教授对于儒家思想曾说:“政治化的儒家就是国家权力高于社会;政治高于经济;官僚政治高于个人的创造性。这种形式的儒学,作为一种政治意识形态,必须加以彻底批判,才能解放一个国家的活力。另一面是儒家个人的伦理,它注重自我约束,超越自我中心,积极参与集体的福利、教育、个人的进步,工作伦理和个人的努力。所有这些价值,对新加坡的成功是至关重要的。” 政治化的儒家,正是我国头几十年的写照。而个人层面的儒家思想,可能正是我们现在需要的思想。 打个比方,针对人口老化的问题,很多人会认为,人口老化要建更多养老院、请更多看护、医药开支会增加多少,归根究底就是一个字——钱。可是,西方学术界已经认识到,一个社会的价值观会直接影响许多政策的成果,甚至为此开辟了行为经济学和文化经济学等研究方向。 我国面对这个问题的方法,包括颁布赡养父母法令,这已经反映了我们的传统文化。进一步思考,儒家思想崇尚“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而国人普遍对于收碗碟和收纸皮阿婆的怜惜之情,显示这个精神仍然影响着我们。社会该如何凝聚这种力量,帮助我国应付人口老化的挑战呢? 这只是其中一个例子,相信如果有更多人从这个角度去思考,将能产生更多有建设性的见解,所以希望我国华社能推动对这方面的反思与辩论。 当然,新加坡是个多元文化的社会,文化不只受儒家思想影响。不过在中国历史上,儒家思想也曾与其他思想共存,包括跟文化背景非常不同的佛家相互刺激,最终再次达到儒释道三方平衡。因此,我相信儒家思想能够在与其他种族文化共存的前提下,帮助我国适应新的时代。

[ 详细 ]

以笔画心–谈书画、人生与文化

义顺集选区国会议员郭献川庆祝新加坡江苏理事会合作成立十周年—新中书法交流展致词稿 台上台下的嘉宾,女士们先生们,下午好。 我们今天来谈书法。 书法起源于文字, 而文字里包含我们的想法,我们的心境。 所谓“以笔画心” 书法风格可看出一个人的性格和修养。 写的诗词可看出一个人的内涵和人生观。 我不是书法家,但在场有许多文化和艺术界的朋友, 我也希望能跟大家分享我对书法的看法和喜爱。 我敬佩唐代书法。欧阳询的楷书, 写得是一丝不苟,可说是基本工的巅峰。张旭的狂草完全是奔放的, 可说是奔放派的最高峰。两个不同的美学能在唐代大放异彩,这是我为什么这么喜欢唐代书法。 我喜爱宋代诗词,尤其是苏轼的诗词。大家都知道苏轼是位非常有才华的诗人,而且少年得志。 但他政治路途走得很艰辛, 而被放逐了三次。 他经历过动荡的一生后,写出又优美又超越世俗的诗词。让我跟大家分享两个例子。 第一。有一次苏轼到了赤壁,想象这幽静的长江岸竟然见证过三国有名的火烧赤壁之战。 他在《念奴娇》 写着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但苏轼最后却感慨, “人间如梦” 。 苏轼深深的体会到,就算是历史伟人,最后也会被时间淡忘, 如船过水无痕。 正因为如此,苏轼才能淡定地面对自己坎坷的一身,保持他对人生的乐观和热忱。 第二。当苏轼面对人生一无所有的时刻,他竟能拿着沙滩里的一块石头,从中看到自然的优美。 在《文登石》 苏轼写着 “我携此石归,袖中有东海” 对我来说, 苏轼很有庄子的领悟, 有如庄子名言“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而我觉得苏轼之所以能在当代广为留传,是因为他的经历,他的体悟,他的价值观。 苏轼在当时王安石和司马光变法的政治极端与矛盾间用自己“以民为本”的原则为立足点, 而名垂青史。 我今天也想跟大家分享我对文化交流的看法。 两国的思想与文化交流, 往往能为各国注入新的动力。 就有如唐朝西进后,唐代的艺术注入塞外的文化元素,而把中华文化推到另一高峰。 如果我们到新加坡国家美术馆走一趟, 也会发现到新加坡现代和近代的美术史背后的动力有一部分也是新中文化艺术的交流。例如徐悲鸿和吴冠中在新加坡和在东南亚的作品,就充分地体现他们中西结合的艺术风格。 新加坡著名的南洋画风的画家 -陈文希,陈宗瑞,刘抗,钟泗宾等-也结合了上海和巴黎学派的画风,来描绘东南亚的场景。 就连新加坡著名的近代抽象表现主义画家,陈克湛也结合了岭南、上海与巴黎学派。 最后, 我希望今天的展览能延续新中两国思想与文化交流,带给大家新的火花。谢谢。

[ 详细 ]

议员背后的智囊团

来源:联合早报 在国会2016年所通过的34个法案中,新议员黄国光大部分都有参加辩论。不管是技术性的布雷顿森林(Bretton Woods)协定(修正)法案,还是相对“大众化”的妇女宪章(修正)法案,黄国光都提出了看法和疑问。国会在为一些“冷僻”的法案,如防火法案进行二读时,他甚至是唯一发问的后座议员。 黄国光也是非政府组织关爱动物研究协会的执行理事长,他之所以能够这么积极参与制定法令的过程,不是因为他神通广大、“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而是因为他背后有个强大的“智囊团”。 这个智囊团由30名义工组成,来自各行各业,包括律师等专业人士、商人、学生,以及活跃于社区和基层者。他们的年龄介于20岁和40岁,兴趣多元,从保护野生动物到为难民争取权益不等。 智囊团团员鲜少会面,而是透过电邮和WhatsApp等应用沟通,不仅为黄国光在国会质询课题方面提出看法,也成为这名义顺集选区议员在参加法案辩论时的重要军师,向他提出论点和疑问。 黄国光说:“他们有的是活跃于公民社会的人,有的是我到大学参加对话会时,让我留下深刻印象者。不论是前者或后者,我都邀请他们加入我的团队。” 他一般会在法案提出一读后,就征求智囊团的反馈和意见,再决定如何把一些个人的观察和经验融入众多意见中。 在2016年最后一场国会会议上参加儿童发展共同储蓄(修正)法案的辩论时,他提及过世的父亲如何辛勤地工作养家,却因此没有多少时间陪伴家人,一度哽咽。 他向记者追述这段经历时,依然感触良多。“作为议员就不应该只正视特定课题,我会继续提出各种观点和疑问。” 与大部分国会议员一样,黄国光也雇用了一名国会助理(legislative assistant)。这名国会助理是他智囊团中的灵魂人物,为各种议题进行研究,也动员其他团员这么做,协助黄国光提出更扎实的论点。 当选议员可雇用国会助理 由于非全职议员不像担任政治职务者般,有公务员为他们做研究,国会自1989年7月开始,准许每名当选的后座议员领取雇用国会助理的津贴。该津贴当年是500元,现在已调升至1300元。 目前的国会助理中有全职人员,也有像黄国光国会助理般的半职人员。 受访议员说,国会助理主要协助搜集资料,包括查出过去是否有人针对类似课题提出看法,部长们当时如何回应。至于演讲词,他们通常亲力亲为。

[ 详细 ]

明星部长为慈母筹款

王强女士已经85高龄,不过由于儿子中风无法自理,她每天还是得照顾他,扶他走路,帮他冲凉,甚至喂他吃饭。虽然辛苦,王女士却无怨无悔,唯有担心一家的生活费和医药费。 新传媒的慈善节目《爱心72小时》,就找来艺人黄俊雄和权怡凤,组织了足球嘉年华为他们筹款。新传媒明星足球队和林东海带领的前国脚足球队,都前来助阵。 由于嘉年华在义顺新的室内足球场举行,尚穆根部长前去为他们打气,不少义顺居民也到慈善义卖去消费。 义顺基层领袖也慷慨解囊,当天总共筹得3万2085元为王女士解忧。 想观看这集节目,可点击以下链接: http://video.toggle.sg/en/series/hearts-and-hugs/ep10/463656

[ 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