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向 > 专栏

假新闻危害小市民的生计和生命

李美花议员在有关虚假新闻的国会发言

发言录像

在1969年,马来西亚有人传流言说,马来人攻击华人。这挑起了严重的种族暴乱,连新加坡也被影响。新加坡的暴乱持续了整整7天,导致4死80伤。跟我一样年纪或更年长的人,都会记得那几天的恐怖与血腥。当时,我和我的家人住在马六甲的乡村树胶园。那里的屋子是远远一间,远远一间的,白天我们在树胶园里工作,晚上为了安全,到远远的邻居家齐聚一堂。

当时我的三弟刚刚出世。我还记得,妈妈告诉我,假如今晚马来人到来的话,我们都需要赶快逃到后面的丛林。我们要把弟弟留下来。那时候我才二年级,八岁,知道妈妈这番话的意思。(哽咽)我很无奈,但也只能默默地希望留下刚出生的弟弟的这一刻,不会发生。那紧张与害怕的日子毕生难忘。

1969年的种族爆乱这证明,流言和假新闻,可以造成极大的伤害。而现在,假新闻的威力比当年大得多。我想借此呼吁新加坡人,现在的假新闻真假难分、传播快、无法根除、会影响无辜人群,因此需要每个新加坡人的合作和警惕,控制它的传播。

先说真假难分。科技可以让假新闻看起来越来越可信,看起来完全和新闻没两样。 大家有没有在网上看到,现在,只要有一个人的简短视频,就能加上不同的表情和配音,看起来完全像是那个人真的说过这些话。以前我们说“眼见为凭“,现在双眼看到的东西,都不能相信了。

假新闻除了以新闻形式出现,还有一些电脑程序,假装成真人,在网上散播传言,让人以为真的有很多人相信这种观点。

假新闻传播快是不在话下。假新闻不只限于英文媒体,我时常收到居民发来中文的假新闻,问我应不应该相信,什么猫山王榴莲有杀虫剂、塑胶米、假紫菜等等。我发现,中国、台湾、马来西亚都有不少网站和面簿页面,散播一些不实的新闻。甚至有澳大利亚的网站,专攻新加坡的中文读者,刊登不实消息,挑衅我国与中美的关系。相信在马来文和淡米尔文的媒体,也有这些现象。所以假新闻是以各种形式、各种语言入侵国人的思想。

有人说,当事人可以反驳啊。不过事实显示,当事人去反驳的贴文,因为没有那么“劲爆“,传播的速度却往往慢得多,因此还是会有不少人相信假新闻。而且许多假新闻通过Whatsapp转发,政府无法全部知道和反驳,容易达到泛滥的程度。

传播假新闻可获取不少利益,导致假新闻无法根除,春风吹又生。这些利益可以分为两种,第一种是钱财

例如创立“真实新加坡“网站的夫妇,从中赚到超过50万元的广告费,在澳大利亚买了一栋洋房。50万元,大多数新加坡人要赚多久啊,他们在国外编造故事,只要肯诬赖无辜的市民,分裂我国社会,就可以轻轻松松赚到这种亏心钱。虽然这个网站现在已经关闭,不过还是有类似的网站,希望当局可以找到办法,来制裁它们。

另一种利益,是政治影响力

其他国家现在可以轻松跨过国界提供假新闻。美国就发现,来自俄罗斯和东欧的假新闻,已经被1.5亿人看到,这可能影响了他们的大选。1.5亿人,比我国的人口多30倍。如果其他国家要用假新闻泛滥我国的500多万人,从中破坏我国的种族和谐与稳定,应该也不难。

假新闻的影响力有多大?假新闻可以影响小市民的生计,例如卖榴莲的小贩,就被榴莲有杀虫剂的假新闻影响。最近有咖啡店无故被指卖假蛋,相信摊主也很无奈和烦恼。

假新闻也会拖慢传达重要信息的速度,危害国人的安全。例如兹卡在美国蔓延的时候,因为有人相信兹卡不是源自蚊子,而是源自疫苗或杀虫剂,而拒绝检查家里是否有蚊子滋生,导致病毒一再蔓延,不少无辜婴儿和家庭受牵连。我国当时也出现不少假新闻,幸好国人一般还是相信可靠的媒体,我们还是有办法传达正确的信息,全民一起控制了兹卡的蔓延。这次是通过了考验,不过如果假新闻继续蔓延下去,侵蚀国人对可靠媒体的信任,恐怕下一次没有那么幸运。

我们不难想象- 假设有个某某国,要让我国采取亲某某国的政策。他们可以和1969年一样,散播种族之间互相歧视和排挤的不实新闻。

现在,假消息可以在几个小时内传满全岛,挑起种族之间的猜疑。政府有反驳,不过某某国早有准备,新一轮假消息指政府也有种族歧视,某某国用社交媒体广告和大量的假户口留言,淹没政府的反驳。最终,引起种族暴乱,以及我国的经济大萧条。之后,某某国再找傀儡成立政党,声称要维护某个种族的利益,因此获得政治权力,影响政府采取亲某某国的政策。获益的是某某国,受害的是一般的新加坡人。转发假消息的国人,不小心成为帮凶。

这也许是最坏的设想,不过既然世界大国美国也怀疑受影响,我国这样的小国也必须提高警惕。如果不这么做,等于是拿我国人民的生计和生命来做赌注。因此,我支持成立特选委员会,认真研究如何应对假新闻。

我希望这个特选委员会,特别关注以下几点:
-这个法令是否阻止网上自由言论
-这个法令是否会被用来对付反对党或批评政府的人

议长先生,我支持成立特选委员会,吸收各界的反馈,再由国会来辩论。

只有通过有效的假新闻法令,我国才能共同抵抗假新闻所带来的社会威胁。在维持我国的信息开放和流通的同时,制裁和控制别有居心的假新闻。同时,也希望每个国人转发消息前,也许包括你和我,“手下留情”,先确认和思考,以免伤害无辜的同胞。

最新动向 > 专栏

假新闻危害小市民的生计和生命

李美花议员在有关虚假新闻的国会发言

发言录像

在1969年,马来西亚有人传流言说,马来人攻击华人。这挑起了严重的种族暴乱,连新加坡也被影响。新加坡的暴乱持续了整整7天,导致4死80伤。跟我一样年纪或更年长的人,都会记得那几天的恐怖与血腥。当时,我和我的家人住在马六甲的乡村树胶园。那里的屋子是远远一间,远远一间的,白天我们在树胶园里工作,晚上为了安全,到远远的邻居家齐聚一堂。

当时我的三弟刚刚出世。我还记得,妈妈告诉我,假如今晚马来人到来的话,我们都需要赶快逃到后面的丛林。我们要把弟弟留下来。那时候我才二年级,八岁,知道妈妈这番话的意思。(哽咽)我很无奈,但也只能默默地希望留下刚出生的弟弟的这一刻,不会发生。那紧张与害怕的日子毕生难忘。

1969年的种族爆乱这证明,流言和假新闻,可以造成极大的伤害。而现在,假新闻的威力比当年大得多。我想借此呼吁新加坡人,现在的假新闻真假难分、传播快、无法根除、会影响无辜人群,因此需要每个新加坡人的合作和警惕,控制它的传播。

先说真假难分。科技可以让假新闻看起来越来越可信,看起来完全和新闻没两样。 大家有没有在网上看到,现在,只要有一个人的简短视频,就能加上不同的表情和配音,看起来完全像是那个人真的说过这些话。以前我们说“眼见为凭“,现在双眼看到的东西,都不能相信了。

假新闻除了以新闻形式出现,还有一些电脑程序,假装成真人,在网上散播传言,让人以为真的有很多人相信这种观点。

假新闻传播快是不在话下。假新闻不只限于英文媒体,我时常收到居民发来中文的假新闻,问我应不应该相信,什么猫山王榴莲有杀虫剂、塑胶米、假紫菜等等。我发现,中国、台湾、马来西亚都有不少网站和面簿页面,散播一些不实的新闻。甚至有澳大利亚的网站,专攻新加坡的中文读者,刊登不实消息,挑衅我国与中美的关系。相信在马来文和淡米尔文的媒体,也有这些现象。所以假新闻是以各种形式、各种语言入侵国人的思想。

有人说,当事人可以反驳啊。不过事实显示,当事人去反驳的贴文,因为没有那么“劲爆“,传播的速度却往往慢得多,因此还是会有不少人相信假新闻。而且许多假新闻通过Whatsapp转发,政府无法全部知道和反驳,容易达到泛滥的程度。

传播假新闻可获取不少利益,导致假新闻无法根除,春风吹又生。这些利益可以分为两种,第一种是钱财

例如创立“真实新加坡“网站的夫妇,从中赚到超过50万元的广告费,在澳大利亚买了一栋洋房。50万元,大多数新加坡人要赚多久啊,他们在国外编造故事,只要肯诬赖无辜的市民,分裂我国社会,就可以轻轻松松赚到这种亏心钱。虽然这个网站现在已经关闭,不过还是有类似的网站,希望当局可以找到办法,来制裁它们。

另一种利益,是政治影响力

其他国家现在可以轻松跨过国界提供假新闻。美国就发现,来自俄罗斯和东欧的假新闻,已经被1.5亿人看到,这可能影响了他们的大选。1.5亿人,比我国的人口多30倍。如果其他国家要用假新闻泛滥我国的500多万人,从中破坏我国的种族和谐与稳定,应该也不难。

假新闻的影响力有多大?假新闻可以影响小市民的生计,例如卖榴莲的小贩,就被榴莲有杀虫剂的假新闻影响。最近有咖啡店无故被指卖假蛋,相信摊主也很无奈和烦恼。

假新闻也会拖慢传达重要信息的速度,危害国人的安全。例如兹卡在美国蔓延的时候,因为有人相信兹卡不是源自蚊子,而是源自疫苗或杀虫剂,而拒绝检查家里是否有蚊子滋生,导致病毒一再蔓延,不少无辜婴儿和家庭受牵连。我国当时也出现不少假新闻,幸好国人一般还是相信可靠的媒体,我们还是有办法传达正确的信息,全民一起控制了兹卡的蔓延。这次是通过了考验,不过如果假新闻继续蔓延下去,侵蚀国人对可靠媒体的信任,恐怕下一次没有那么幸运。

我们不难想象- 假设有个某某国,要让我国采取亲某某国的政策。他们可以和1969年一样,散播种族之间互相歧视和排挤的不实新闻。

现在,假消息可以在几个小时内传满全岛,挑起种族之间的猜疑。政府有反驳,不过某某国早有准备,新一轮假消息指政府也有种族歧视,某某国用社交媒体广告和大量的假户口留言,淹没政府的反驳。最终,引起种族暴乱,以及我国的经济大萧条。之后,某某国再找傀儡成立政党,声称要维护某个种族的利益,因此获得政治权力,影响政府采取亲某某国的政策。获益的是某某国,受害的是一般的新加坡人。转发假消息的国人,不小心成为帮凶。

这也许是最坏的设想,不过既然世界大国美国也怀疑受影响,我国这样的小国也必须提高警惕。如果不这么做,等于是拿我国人民的生计和生命来做赌注。因此,我支持成立特选委员会,认真研究如何应对假新闻。

我希望这个特选委员会,特别关注以下几点:
-这个法令是否阻止网上自由言论
-这个法令是否会被用来对付反对党或批评政府的人

议长先生,我支持成立特选委员会,吸收各界的反馈,再由国会来辩论。

只有通过有效的假新闻法令,我国才能共同抵抗假新闻所带来的社会威胁。在维持我国的信息开放和流通的同时,制裁和控制别有居心的假新闻。同时,也希望每个国人转发消息前,也许包括你和我,“手下留情”,先确认和思考,以免伤害无辜的同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