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向 > 专栏

议员背后的智囊团

来源:联合早报

在国会2016年所通过的34个法案中,新议员黄国光大部分都有参加辩论。不管是技术性的布雷顿森林(Bretton Woods)协定(修正)法案,还是相对“大众化”的妇女宪章(修正)法案,黄国光都提出了看法和疑问。国会在为一些“冷僻”的法案,如防火法案进行二读时,他甚至是唯一发问的后座议员。

黄国光也是非政府组织关爱动物研究协会的执行理事长,他之所以能够这么积极参与制定法令的过程,不是因为他神通广大、“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而是因为他背后有个强大的“智囊团”。

这个智囊团由30名义工组成,来自各行各业,包括律师等专业人士、商人、学生,以及活跃于社区和基层者。他们的年龄介于20岁和40岁,兴趣多元,从保护野生动物到为难民争取权益不等。

智囊团团员鲜少会面,而是透过电邮和WhatsApp等应用沟通,不仅为黄国光在国会质询课题方面提出看法,也成为这名义顺集选区议员在参加法案辩论时的重要军师,向他提出论点和疑问。

黄国光说:“他们有的是活跃于公民社会的人,有的是我到大学参加对话会时,让我留下深刻印象者。不论是前者或后者,我都邀请他们加入我的团队。”

他一般会在法案提出一读后,就征求智囊团的反馈和意见,再决定如何把一些个人的观察和经验融入众多意见中。

在2016年最后一场国会会议上参加儿童发展共同储蓄(修正)法案的辩论时,他提及过世的父亲如何辛勤地工作养家,却因此没有多少时间陪伴家人,一度哽咽。

他向记者追述这段经历时,依然感触良多。“作为议员就不应该只正视特定课题,我会继续提出各种观点和疑问。”

与大部分国会议员一样,黄国光也雇用了一名国会助理(legislative assistant)。这名国会助理是他智囊团中的灵魂人物,为各种议题进行研究,也动员其他团员这么做,协助黄国光提出更扎实的论点。

当选议员可雇用国会助理

由于非全职议员不像担任政治职务者般,有公务员为他们做研究,国会自1989年7月开始,准许每名当选的后座议员领取雇用国会助理的津贴。该津贴当年是500元,现在已调升至1300元。

目前的国会助理中有全职人员,也有像黄国光国会助理般的半职人员。

受访议员说,国会助理主要协助搜集资料,包括查出过去是否有人针对类似课题提出看法,部长们当时如何回应。至于演讲词,他们通常亲力亲为。

最新动向 > 专栏

议员背后的智囊团

来源:联合早报

在国会2016年所通过的34个法案中,新议员黄国光大部分都有参加辩论。不管是技术性的布雷顿森林(Bretton Woods)协定(修正)法案,还是相对“大众化”的妇女宪章(修正)法案,黄国光都提出了看法和疑问。国会在为一些“冷僻”的法案,如防火法案进行二读时,他甚至是唯一发问的后座议员。

黄国光也是非政府组织关爱动物研究协会的执行理事长,他之所以能够这么积极参与制定法令的过程,不是因为他神通广大、“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而是因为他背后有个强大的“智囊团”。

这个智囊团由30名义工组成,来自各行各业,包括律师等专业人士、商人、学生,以及活跃于社区和基层者。他们的年龄介于20岁和40岁,兴趣多元,从保护野生动物到为难民争取权益不等。

智囊团团员鲜少会面,而是透过电邮和WhatsApp等应用沟通,不仅为黄国光在国会质询课题方面提出看法,也成为这名义顺集选区议员在参加法案辩论时的重要军师,向他提出论点和疑问。

黄国光说:“他们有的是活跃于公民社会的人,有的是我到大学参加对话会时,让我留下深刻印象者。不论是前者或后者,我都邀请他们加入我的团队。”

他一般会在法案提出一读后,就征求智囊团的反馈和意见,再决定如何把一些个人的观察和经验融入众多意见中。

在2016年最后一场国会会议上参加儿童发展共同储蓄(修正)法案的辩论时,他提及过世的父亲如何辛勤地工作养家,却因此没有多少时间陪伴家人,一度哽咽。

他向记者追述这段经历时,依然感触良多。“作为议员就不应该只正视特定课题,我会继续提出各种观点和疑问。”

与大部分国会议员一样,黄国光也雇用了一名国会助理(legislative assistant)。这名国会助理是他智囊团中的灵魂人物,为各种议题进行研究,也动员其他团员这么做,协助黄国光提出更扎实的论点。

当选议员可雇用国会助理

由于非全职议员不像担任政治职务者般,有公务员为他们做研究,国会自1989年7月开始,准许每名当选的后座议员领取雇用国会助理的津贴。该津贴当年是500元,现在已调升至1300元。

目前的国会助理中有全职人员,也有像黄国光国会助理般的半职人员。

受访议员说,国会助理主要协助搜集资料,包括查出过去是否有人针对类似课题提出看法,部长们当时如何回应。至于演讲词,他们通常亲力亲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