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向 > 专栏

梦想不能只是空想

郭献川议员关于精深技能发展局法案的国会发言

议长女士,
部长之前说过,“我们的下一代面对的世界和以前不同,他们所生活的新加坡将更有包容性、心胸更宽大、愿意颂扬不同的才华和天赋。我们的教育体系必须往这个方向前进,引导下一代找寻自己人生的道路、确保他们有足够的技能,帮助他们把握时代给于他们的机会。”

我很赞同部长所刻画的这个愿景。我们必须支持国人找到和追求不同的梦想。

这跟传统的教育观念有相当大的出入,所以精深技能发展局必须改变整个国家的心态。这条路任重而道远。我想提出两个建议。

1. 让学童提早多尝试新领域
部长曾经说过,政府有责任去了解世界的趋势,告诉人民哪里有机会可以把握。

我希望精深技能发展局能够掌握世界的趋势,明智地囊括课程。

同时,我也希望学校可以跟着调整,纳入有发展潜能的领域,这样我们的学童才能尽早尝试他们未来会用到的技能。

例如,我们已经知道,电脑编程、机器学习和人工智慧是未来的趋势。

而世界各国已经抓住这个契机,例如马来西亚明年将在小学跟中学加入电脑运算思考(computational thinking)和电脑科学。

我们也应该谨慎思考国人未来必需的技能,并加入学校教育。

我希望精深技能发展局能在为学童接触其他多元的新领域方面,提供意见。

2. 参考产业转型蓝图
政府已经为某些产业起草了转型蓝图。因此,精深技能发展课程应该参考蓝图的需求,支持国人不断加强技能,符合未来的人才需求。 但这可能会需要一些时间的磨合。

所以我希望公众可以给精深技能发展局一些时间,跟掌管经济的政府部门、人力部和其他相关部门合作,让他们的计划可以尽善尽美。

共享经济可帮助年长和残障工友
另外,我想要特别提出的是;共享经济可以给年长工友和弱势群体带来不少机会。所以希望精深技能发展局和劳动力局能重视。

我们都知道,很多中年转业或弱势群体,往往对未来感到不安。虽然政府已经为年长工友和弱势群体负担一部分的薪水,而且将重新受雇年龄提高到67岁,鼓励雇主雇用这些人。

但是还是许多雇主不愿冒这个风险,尤其当这些员工没有相关工作经验的时候。往往,他们连面试的机会都没有。
我相信,共享经济能为他们带来一丝曙光。

对于消费者来说,通过共享经济找人来提供单次服务,风险相对小了很多。

如果你通过Uber找人载你一程,或是通过ServisHero找人帮你修水喉,你不会介意对方是几岁还是有一些和工作无关的障碍,重要的是其他消费者给他的评价。现在,Uber已经有一些听障的司机,利用科技克服司机和乘客之间的沟通障碍。

同时,如果国人没办法或不想工作这么长的时间,他们也能自己做出调整。

共享经济中的机会目前大多属于服务领域,但未来可能会变得更多元化。

例如,最近的放眼中国研讨会上,介绍中国有个网站,让客户在网上购买别人的忠告。他们每买一次忠告要花99块人民币,不过新奇的是,他们还能转售这份忠告,每次转售可以赚1块钱人民币。虽然数目不多,不过如果你的问题有很多人想知道答案,那你可能能够通过转卖忠告赚回本钱,甚至赚一笔。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未来,共享经济可以让许多有专业知识的人,售卖他们的知识和见解。

应该注意的是,共享经济往往通过网络平台进行,许多年长工友和残障朋友可能不熟悉这些科技。精深技能发展局可以提供这方面的课程,教导他们如何利用这些网络平台、管理自己的网上评价、提供更好的服务等。

当然,还是有很多年长工友和残障朋友需要全职工作,不过共享经济可以作为辅助,加上精深技能发展课程,帮助他们进而找到理想的工作。

我相信,梦想不能只是空想,我们必须有足够的知识和技能,靠自己的努力让梦想成真。 所以我支持这项法案,谢谢议长女士。

最新动向 > 专栏

梦想不能只是空想

郭献川议员关于精深技能发展局法案的国会发言

议长女士,
部长之前说过,“我们的下一代面对的世界和以前不同,他们所生活的新加坡将更有包容性、心胸更宽大、愿意颂扬不同的才华和天赋。我们的教育体系必须往这个方向前进,引导下一代找寻自己人生的道路、确保他们有足够的技能,帮助他们把握时代给于他们的机会。”

我很赞同部长所刻画的这个愿景。我们必须支持国人找到和追求不同的梦想。

这跟传统的教育观念有相当大的出入,所以精深技能发展局必须改变整个国家的心态。这条路任重而道远。我想提出两个建议。

1. 让学童提早多尝试新领域
部长曾经说过,政府有责任去了解世界的趋势,告诉人民哪里有机会可以把握。

我希望精深技能发展局能够掌握世界的趋势,明智地囊括课程。

同时,我也希望学校可以跟着调整,纳入有发展潜能的领域,这样我们的学童才能尽早尝试他们未来会用到的技能。

例如,我们已经知道,电脑编程、机器学习和人工智慧是未来的趋势。

而世界各国已经抓住这个契机,例如马来西亚明年将在小学跟中学加入电脑运算思考(computational thinking)和电脑科学。

我们也应该谨慎思考国人未来必需的技能,并加入学校教育。

我希望精深技能发展局能在为学童接触其他多元的新领域方面,提供意见。

2. 参考产业转型蓝图
政府已经为某些产业起草了转型蓝图。因此,精深技能发展课程应该参考蓝图的需求,支持国人不断加强技能,符合未来的人才需求。 但这可能会需要一些时间的磨合。

所以我希望公众可以给精深技能发展局一些时间,跟掌管经济的政府部门、人力部和其他相关部门合作,让他们的计划可以尽善尽美。

共享经济可帮助年长和残障工友
另外,我想要特别提出的是;共享经济可以给年长工友和弱势群体带来不少机会。所以希望精深技能发展局和劳动力局能重视。

我们都知道,很多中年转业或弱势群体,往往对未来感到不安。虽然政府已经为年长工友和弱势群体负担一部分的薪水,而且将重新受雇年龄提高到67岁,鼓励雇主雇用这些人。

但是还是许多雇主不愿冒这个风险,尤其当这些员工没有相关工作经验的时候。往往,他们连面试的机会都没有。
我相信,共享经济能为他们带来一丝曙光。

对于消费者来说,通过共享经济找人来提供单次服务,风险相对小了很多。

如果你通过Uber找人载你一程,或是通过ServisHero找人帮你修水喉,你不会介意对方是几岁还是有一些和工作无关的障碍,重要的是其他消费者给他的评价。现在,Uber已经有一些听障的司机,利用科技克服司机和乘客之间的沟通障碍。

同时,如果国人没办法或不想工作这么长的时间,他们也能自己做出调整。

共享经济中的机会目前大多属于服务领域,但未来可能会变得更多元化。

例如,最近的放眼中国研讨会上,介绍中国有个网站,让客户在网上购买别人的忠告。他们每买一次忠告要花99块人民币,不过新奇的是,他们还能转售这份忠告,每次转售可以赚1块钱人民币。虽然数目不多,不过如果你的问题有很多人想知道答案,那你可能能够通过转卖忠告赚回本钱,甚至赚一笔。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未来,共享经济可以让许多有专业知识的人,售卖他们的知识和见解。

应该注意的是,共享经济往往通过网络平台进行,许多年长工友和残障朋友可能不熟悉这些科技。精深技能发展局可以提供这方面的课程,教导他们如何利用这些网络平台、管理自己的网上评价、提供更好的服务等。

当然,还是有很多年长工友和残障朋友需要全职工作,不过共享经济可以作为辅助,加上精深技能发展课程,帮助他们进而找到理想的工作。

我相信,梦想不能只是空想,我们必须有足够的知识和技能,靠自己的努力让梦想成真。 所以我支持这项法案,谢谢议长女士。